大概已经是文废的Asahina Nariko

ATR厨√手嶌葵厨√乙一厨√
喜欢并且想成为温柔而又坚强的人w
自己理想的人是……诶诶这个是秘密啦!!!

「彼此想法相互碰撞、相互碰撞、相互碰撞——
—那才算得上是“对手”不是嘛?
—那才算得上是“朋友”不是嘛?」

【莲叶】时忘人

时忘人
————
战斗少女/女子高校    楠明日叶x芹泽莲华
tag冲突致歉嗯x
*极微量的粮

你喘着粗气,眯起眼睛,无视背后的烧灼般的疼痛狠狠地靠在了墙上。
街道上不断传来行李被拖拽的声响,孩子小声的哭泣与大人的训责,以及被刻意压低可是仍正在传播开的恐惧。
而你的目光并不聚集在那里,你只是等待着谁。

你背后的墙古朴而老旧,细小的白色石灰粉裸露在空气中,正扑簌扑簌地掉落。“为了未来与希望不断向前”的几个大字被红色的油漆涂在墙上,因经历风雨的洗涤变得稍微有些褪色。
你睁开眼睛,用茫然无光的眼神望着原本蔚蓝却被浓厚的瘴气侵染成紫红色的天空。你拿出通讯器,明知是徒劳无功却妄想欺瞒一下自己。
“老师——老师你听的到么。”
“利维坦组……全部阵亡。”
“……除我以外。”
除你以外啊。
你低下头,再次闭上双眼,泪水就顺着眼角大滴大滴地落下来。
声音里明显有着经历浩劫后的嘶哑与无力。

她们在哪里呢?
她们现在还好么?
你想起风兰前辈、树前辈、茉梨前辈。
你想起刚刚还在一起战斗的樱、心美、遥香、胡桃。
你想起天真的日向和可爱的米歇尔,想起优雅的枫和娇蛮的乌拉拉。
你想起总是强颜欢笑的美希、率性自然的昴、紧跟潮流的望、正义耿直的百合、沉迷网络的杏子。
你想起了她——
“莲华。”
你将手覆上胸口,轻轻地念出了她的名字。
嘴角轻轻泛起不易察觉的笑意。

你又想起当时穿过教室的温暖的阳光,想起树木葱笼一片蓊郁的廊下。
想起你们一起去过的极寒的殖民地,想起被游走着的彩色光斑装饰着的舞台。
想起合宿室里硬生生地变成双人床的单人床,想起战斗时可以感知到的背后温度以及些许紊乱的呼吸。
——都是你啊。
互相支撑,团结合力,我们一路如此持续战斗下来。
而现在的你到底在哪里呢?
还在毫无绿意的他处持续奋战着么?

天空开始下起细雨,瘴气逐渐溶解在雨中。
背部只经过简直包扎的伤口依旧在渐渐地渗出血来,痛感随着血液在四肢百骸中肆虐。
你用剑支撑住不断下滑的身体,感觉整个世界仿佛在不断溶解旋转变为调色盘里一团色彩混杂的颜料。
现在这街道上只有你一人,那些看惯了的脸庞现在都在哪里?
你暗暗想着。
然而你并不知道,星守者只余你一人。

雨愈发下得急了。
还是……没有来啊。
你苦笑着,身体因强烈的晕眩感重重摔在了地上,手中的剑在地上划出不太悦耳的声音。
你突然想起那个仓促的吻,她的两片薄红从你灼热的唇离开,轻轻扫过睫毛与眼角,让你因害羞而不禁紧紧闭上双眼,脸上迸出一片可疑的绯红。
你睁开了眼睛,看见她正歪头笑着,眼睛眯成浅浅的一道弧度,像小孩子的恶作剧得逞般流露出狡黠又自豪的神色,泪痣也在这笑意中柔媚动人了起来。
明明很生气,可是还是狠不下心来说她呢。
这种感情……也许早就不是朋友了啊。

你突然听到了什么,悠悠远远,不甚清明,像是突破了时空的阻隔从遥远的彼方传来。
那声音一字一顿,有些熟悉的笑意与温暖。
“あ·つ·は♡”
——是你啊。
——请等等,我马上就来。

曾经流动的时间已经停止。
——————
《时忘人》真的超好听啊!!!!P主调教得也很赞kaito一开口的时候真的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是电子音嗯w
虽然云村也有但是翻译的话感觉还是B站的更适合这里一些?w
码的时候有点匆忙嗯x大概是脑洞净生成量大于零什么的导致的?x
找乌拉拉和杏子的描述词的气候纠结了半天hhhhh
为自己读着糟心的语言运用而默哀Orz
看到这里的你真的是十分感谢呢(w<)

*大概是星守小伙伴们全员战败什么的x
*突发奇想的脑洞(并不x)
*按照年级顺序?w

樱凭着感觉,在黑暗中从背后抱住不断啜泣的日向,低声安慰着。

莎朵霓掏出一只干巴巴的鲷鱼烧,掰过一半给枫笑着说是以前偷偷藏下的呦。

被碎石压得动弹不得的乌拉拉望着微微颔首祈祷着的心美,眼神里有着无限柔情与不舍。

美希用只有三个人才听得到的声音讲起了笑话企图打破沉闷的绝望。遥香静静地听着,不发一言。昴试图挥动锤子击碎一些巨石,但最后因为伤痛和虚弱惨淡而终。

花音搂住被逼入黑暗状态无助悲戚的诗穗,帮她戴好鬓角的发夹,告诉她也许还有希望别这么快就放弃,星途漫漫我们以后还要一直一直在一起。

明日叶跪坐在地上,挺直身躯,握紧手中的长刀,双目渴求地仰望着从石缝中漏进来的光芒。莲华背靠着她,闭上眼睛,把头轻轻倚在明日叶的肩上。

杏子拿出没有信号的手机,把屏幕亮度调到最低来照亮一小片黑暗。她茫然地盯着那片昏暗的白色,不知道做什么,也不希望还会发生什么。

——————————
唔……大概是收束的样子?

再贴心的安慰也无法挣脱命运的桎梏。
再珍贵的记忆也无法挽回已然的事实。
两个人之间默默的守望与祈祷,也没有传达到神明大人的耳际。
强颜欢笑是逃避事实的幻药。
想要试图努力也只不过是困兽犹斗。
希望仍在,只是她忘记了到来。
可以依稀见到的光明是无法企及的彼岸。
迷茫暗淡的一片光圈是无奈宿命的吊唁。

——————————
碎碎念嗯:
↑啊感觉写得好渣……各种词不达意什么的……
求轻喷嗯x
想了一下要是战败了大家的表现……?
高二组和咪咪我真的不是很熟……没怎么注意你们果咩……
如果是5年前的话……莫名感觉茉梨那张CG大概会和「审判之日」有关……什么的?
嗯大概x
然后这章各种曝隐藏起来的历史?www
唔……比如……↓?

“明日叶。”
她回头,看见树老师用从未见过的严肃眼神认真地看着她。
“不要轻易相信你所知道的历史。”
“任何所谓的历史都是被修改过的事实。”
“你们所知道的,永远是被选择过的东西。”

话说蓝组剧情里五年前逝世的那个前辈……叫什么来着?

【莲叶】消融

战斗少女/女子高校  芹泽莲华x楠明日叶
tag冲突十分抱歉Orz
叙事角度苦手系列嗯√来回转换成谜x
表达较渣请轻喷Orz
————————————————
从午睡中醒来已经是下午三点。
她倒了杯水,润了润有点干渴的喉咙。
唔……不够精神呢。
加点冰块吧。
她轻轻把冰块倒进杯里。冰块与冰块,冰块与杯壁之间微微碰撞着,发出细碎的声响。
水汽触及凉凉的杯壁,凝结成不甚清晰的一片水雾。她伸出食指,在水朦朦的杯壁随意写下谁的名字。
あつは。
她低头嘬了小小一口冰水。
好凉。

等下!如果已经是三点的话……时间差不多到了呢。
她推开合宿室的门,向着教师办公室走去。
也许是角度的原因吧,绯红色的余晖轻巧地穿过层层透明的玻璃,投射在她的眼角。
有些刺眼呢。
“不用担心,请老师一定要赴约呦。”她眯起眼睛开心地笑着。
加油呦,明日叶。

也许是出于好奇心吧,她躲在天台的门后,从门缝中偷偷窥视着自己的挚友鼓足勇气向老师告白。
呐,如果你的情人节是为了表达对平日照顾的感激的话,那么像现在这样努力地帮助你的我,是不是明年就会收到来自于你的真心巧克力了呢?
有点可笑的讽刺啊。
风突然好大,几乎快要把门吹开,她连忙躲闪到一旁,怀里的巧克力差点被她摔到地上。
没有被发现吧……她小心翼翼地探出头。
等下!
等下!等下!明日叶!不要!你……
你们……抱在一起了啊。

到底是……为什么呢……
她扭过头,就像当时自己一厢情愿跟过来一样独自落荒而逃。未送出去的巧克力在盒子里随着少女的脚步颠簸,发出无规律的沉闷的声响。
不能哭,不能哭。明明之前早想好了,只要做朋友就好。
可是……可是……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了出来呢。

她一把推开合宿室的门又狠狠地摔上,冲进了盥洗间,拧开水龙头把冰冷的水泼在自己脸上洗掉挂在眼角的泪水,然后用毛巾胡乱地擦了几下,再将毛巾重新挂回架子上。
明日叶该回来了吧。
可不能让她看到这样失态的我呢。
把不开心的情绪悄悄地收起来一下吧。
来——1,2,3,露出专属于莲华的笑容呦。
因为明日叶是……最重要的朋友嗯,对吧?
莲华啊,最喜欢明日叶了呢♡
她望着镜子中的自己,挤出了一份差强人意的微笑。

门口突然传来把手转动的声音,她吓了一跳,连忙从盥洗间出来带上门关好灯。
“诶,明日叶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
“啊……那个……”
“是按照我的建议给老师写信把他约出来了吧?”
“呃,是、是的……”
“那么,充满爱意的约会时光顺利么?”
“嗯……还算吧……”
——很顺利啊,我都知道呢。
“那么,就恭喜明日叶了呦♡”
“真、真是的……谢谢……”
——这样羞赧的神态,也是因为他吧?

她似是逃避般地稍微回了下头,看见桌上之前自己放置的冰水。
冰块已经全部融化,无声无息融入水中,就像曾经不曾存在过一样。。
“啊……对了。这里还有给你的人情巧克力。”
——所以说,真的只是人情巧克力么……
“谢谢~莲华最喜欢明日叶了呦♡”
——是的,一直最喜欢了呢。
她扑上去,接过巧克力,将对面的人一把抱入怀里,用脑袋使劲蹭着那个人的脖颈。
“真、真是的……”
真好呢。没有被你拒绝。
就算是以朋友的身份。

之前被放置的玻璃杯外壁的水雾早已经化作颗颗水滴沿着杯壁淌下,在杯子周围形成一小圈微凉的清澈。
那是曾经的什么东西,一点一点消融再也不见踪迹。

————————————————
磨磨唧唧的一篇毒?x
希望人称没记错诶嘿嘿……
没看到莲华剧情直接猜系列(喂!
看到这里的大家真是感谢呢w
如果有捉虫什么的十分感谢www
以及最后……求C社发莲叶糖!QvQ!